三年NB-IoT,十年物聯網
來源:海曼科技  發布時間:2019-08-27  點擊量:
,5G,NB-IoT,物聯網,芯片圖片來自“東方IC”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

2014年對于華為海思是非常關鍵的一年,十年的芯片馬拉松終于在麒麟910上迎來勝利的曙光。從芯片制造的漫長周期來看,這一天的到來并不算晚。 

“做得慢沒關系、做得不好也沒關系,隻要有時間,海思總有出頭的一天”。時任海思芯片負責人何庭波鼓勵團隊的這句話,辛酸中透露出韌性。 

同樣是2014年,除了華為海思手機芯片實現逆襲之外,在沃達豐的斡旋以及華為無線部門的推動下,華為在英國以2500萬美金的價格收購了一家名為Neul的公司。2500萬美元的投入,彰顯了華為布局全球物聯網的願景。Neul将為華為的物聯網發展計劃提供核心技術,而華為則會以Neul為核心,在英國構建一個“卓越中心”。 

縱觀中外,半導體企業的創始團隊往往有個共性——由一批大公司的“叛逆者”組成,總部位于英國劍橋的Neul也不例外。2010年,一批曾經在英國半導體廠商CSR工作過的“叛逆者”成立了Neul,而Neul的CEO正是前CSR(位于英國劍橋的一家Fabless無工廠半導體制造商)的CTO Stan Boland,公司成立初期隻有16名員工。                   

被納入華為麾下後,Neul很快就彰顯出其在低功耗數據傳輸方面的價值與潛力。2013年2月Neul發布了白頻譜收發芯片Iceni,在此基礎上,2014年11月,面向低功耗廣域網絡(LPWAN)的芯片Iceni問世。

在2015全球移動寬帶論壇上,華為NB-IoT演示中使用的就是Neul Iceni。2016年,華為在MWC展示出了第二代NeulBoudica的樣品,基于該産品的NB-IoT物聯網應用演示廣受關注。 

雖然收購Neul這樣一個規模較小的公司,是當時華為13億英鎊進入英國市場計劃的一部分,但是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正是這次收購決定了NB-IoT在中國的未來。

帶頭大哥華為的主導、政策的支持、技術的進步……使得NB-IoT在2010年之後于中國本土掀起了一波浪潮,大量情懷之士投身到NB-IoT芯片創業熱潮中。 

這與10年前的芯片熱潮十分相似,但又有所區别。相似的是政策仍舊大力扶持;中國芯情懷一樣濃厚;初始人員依然以海歸派、清華系、大企業背景為主。區别在于技術難度和國内外大環境。這些初創企業選擇NB-IoT多少有些“另辟蹊徑”的彎道超車想法,因為他們芯片創業的選擇渠道極其有限,而物聯網的廣闊藍海給了他們選擇的方向以及足夠的信心。 

5G熱潮讓運營商對NB-IoT網絡的優化腳步可能放緩,NB-IoT的市場進入需求自發驅動的階段。

近期,3GPP将NB-IoT作為5G候選技術提交至國際電信聯盟(ITU),NB-Io未來是5G家族一份子,給了業界長期演進的信心。但是信心并不是任何時刻都比黃金重要,面對洗牌,或者一地雞毛,或者一覽衆山小。 

因緣際會

需求是滋生新技術最好的土壤,一個20億英鎊的項目,決定NB-IoT的誕生并非偶然。 

2013年英國政府 DECC 智能抄表項目招标,項目總金額高達20億英鎊。此次招标要求網絡對表計類場景的覆蓋率需達到 99% 以上,但是GSM網絡由于室内覆蓋率不好,經過評估基于GSM的遠程抄表覆蓋率隻有80%,所以GSM直連的方案在第一輪就直接出局。 

運營商開始聚焦無線蜂窩網絡對物聯網場景的覆蓋能力的建設與提升,一項新的技術即将誕生。 

2016年6月16日,對于物聯網行業甚至整個通信行業來說都是極為重要的一天。這一天在韓國釜山召開的3GPPRAN全會第72次會議順利結束。NB-IoT對應的3GPP協議相關内容獲得了RAN全會批準,正式宣告NB-IoT标準核心協議曆經2年多的研究終于全部完成,标志着NB-IoT即将進入規模商用階段。 

華為主導NB-IoT标準 

NB-IoT标準的凍結是利益方經過多次博弈的結果,實屬不易。博弈方包括華為、沃達豐、高通、愛立信、諾基亞等通信業巨頭,華為的勝出源于多年來對NB-IoT的堅持。 

2013年初,華為與運營商、芯片廠商等業内人士共同進行技術和需求探讨,開始正式研究NB-IoT。當時,這個窄帶蜂窩物聯網叫做LTE-M,全稱為LTE for Machine to Machine。從名字可以看出,業内期望這項技術既能做到M2M連接需求的低成本、低功耗,又能夠和LTE網絡共同部署。 

LTE-M确定了窄帶蜂窩物聯網的關鍵目标:覆蓋率需要達到99.9%,鍊路預算至少比GSM高20dB以上;終端功耗越低越好;終端的模組造價希望低于5美金。 

如今,這些目标都已一一實現。 

一項技術要成為3GPP标準,需要走過多個既定程序:首先立項成為SI(Study Item);研究分析後産生TR(Technical Report),經過3GPP組織評議後轉成WI(WorkItem),再由各個工作項目組輸出TS(TechnicalSpecification)。 

所以整個過程一般由一家或幾家行業領導企業牽頭,一般貢獻最大的企業會作為報告人。本次NB-IoT的4個報告人依次為沃達豐、華為、愛立信、高通。 

2015年5月,華為和高通在達成共識的基礎上,共同宣布了一種融合的解決方案,即上行采用FDMA多址方式,下行采用OFDM多址方式,融合之後的方案名字叫做NB-CIoT(Narrow Band Cellular IoT)。 

随着市場格局逐漸清晰,蜂窩物聯網标準、産業的動作不斷加速。華為和高通技術方案的融合,進一步震動了業界。面對蜂窩物聯網這一未來具有巨大空間的市場方向,誰也不願意甘居人後。在華為和高通宣布技術方案融合之後,更多的公司參與進來,跟蹤NB-CIoT SI标準進展。 

與此同時,其它廠商受到市場需求的牽引,也加快了在窄帶物聯網領域的研發節奏。經過一段時間的醞釀,愛立信聯合幾家公司,在GERAN SI階段最後一次會議,即GERAN 2015年 8月10日的會議上,提出了NB-LTE(Narrow Band LTE)的概念。 

在2015年9月份的RAN 69次會議上,經過激烈讨論,各方最終達成了一緻,NB-CIoT和NB-LTE兩個技術方案進行融合形成了NB-IoT WID。NB-CIoT演進到了NB-IoT(NarrowBand IoT)。 

NB-IoT得到了業界空前的關注。3GPP各家公司貢獻了大量的提案,從GERAN的SI開始,各公司共計貢獻了3205項技術提案,獲得通過的提案總共有447項,可謂碩果累累。 

其中華為貢獻提案1008項,184項獲得通過,占全部447項已通過提案的41%。華為貢獻了最多的标準提案,位居全球第一,展示了強大的标準與概念領導能力。華為與4家歐美領先公司共同貢獻了約98%的通過提案。 

随着标準的凍結,越來越多的産業夥伴加入了NB-IoT陣營。這個巨大的藍海市場,已經開啟,誰将成為今朝的“風流人物”? 

頭部玩家的不同選擇 

作為NB-IoT标準的推動者,華為和高通成為當前NB-IoT芯片的兩大頭部玩家,但他們的路線卻有所區别。 

在NB-IoT标準公布後,華為便火速推出NB-IoT商用芯片,也是業内第一款正式商用的NB-IoT芯片——Boudica120,之後,更新版的Boudica 150開始進行小批量商用。從NB-IoT應用來看,水務方面華為與深圳、鷹潭、福州水務合作;燃氣方面華為聯合電信與深圳燃氣和北京燃氣開展試點。 

因為國内的NB-IoT具備成本和功耗優勢,所以運營商也優先推動NB-IoT的落地。中國移動與聯發科技聯合推出NB-IoT通用模塊。 

與華為和國内運營商主推NB-IoT有所不同,高通并沒有單一押注NB-IoT,而是采取多模多頻的方式同時兼容NB-IoT和eMTC,推出了支持eMTC/NB-IoT/GSM的多模物聯網芯片MDM9206。

高通的選擇在成本方面沒有絲毫優勢,但是在對未來物聯網技術演進的把控方面或許有一定優勢。 

高通多模多頻的芯片能滿足更多的物聯網應用需求,因此選擇與高通一樣兼容NB-IoT/eMTC的芯片廠商也不在少數。

國外,英特爾、老牌藍牙芯片廠商Nordic、生産4G技術終端基帶處理器的芯片設計公司Altair、4G LTE芯片制造商Sequans的物聯網芯片等,都同時支NB-IoT/eMTC。 

國内,紫光展銳旗下的銳迪科不僅推出了2G、NB-IoT雙模物聯網芯片,還推出了支持eMTC、NB-IoT和GPRS三模的芯片。因此,不少人認為雙模芯片将成為NB-IoT芯片的主流,NB-IoT想要落地,成本和功耗雖是關鍵因素,但并不是主導因素。 

那麼,到底是應用領域更廣的高通多模NB-IoT/eMTC/GSM芯片,還是成本功耗更有優勢的華為NB-IoT芯片能夠更快搶占物聯網市場?隻有市場能回答這個問題。 

到了2019年,成本的制約作用顯然正在逐漸減弱,應用場景和生态的挖掘更為關鍵。 

當初,中國電信希望通過3億元補貼拉動NB-IoT模組的成熟,其中補貼NB-IoT 20元/模組,期望實現NB-IoT模組市場價格與2G可比,中國移動對NB-IoT模組的補貼率最高也可達50%。 

從這個角度看,在NB-IoT落地的初期,成本和功耗還不夠理想的情況下,單模NB-IoT芯片優勢明顯,并且對于NB-IoT會優先落地的三表應用,單模NB-IoT也更加适合。至于對定位、延遲要求更高的物聯網應用,雙模芯片自然更為合适。 

另一位可能成為NB-IoT頭部企業的英特爾,表現卻不盡如人意。 

盡管早先英特爾在物聯網領域瘋狂造勢,但如今英特爾的Galileo、Joule和Edison三款針對新興物聯網市場的計算機模塊平台,已經于2017年 9月之後停産。 

Edison是為可穿戴設備和物聯網設備開發系統提供的計算機模塊;Galileo專為制造商和教育界設計;Joule平台适用于可穿戴、嵌入式、物聯網、機器人、AR/VR等衆多領域。 

早在2015年底,英特爾就宣布将在2016年推出自己的NB-IoT産品;後來到了2016年,又宣布将在16年底進行試産;結果到了2017年底,仍然沒有動靜。據知情人士透露,英特爾目前已經放棄NB-IoT芯片的研發。 

或許英特爾認為與投入的大量成本相比,NB-IoT大規模爆發的周期太長,洗牌之後的利潤達不到其預期,及早退出止損不失為一種明智選擇。 

華為領路制定标準,運營商鋪路組建網絡,NB-IoT在中國大規模發展水到渠成,大量芯片創業公司如雨後春筍般,紛紛成立!

水到渠成

創業者都有着一種“叛逆”基因,芯片産業尤甚,無論是上個世紀50年代、60年代的矽谷半導體産業開枝散葉浪潮,還是如今的NB-IoT創業風潮。 

“叛逆者”主導半導體帝國 

美國印象欄目曾經拍攝過一部《矽谷》的紀錄片,紀錄片将視線聚焦于“叛逆的八人”。正是這些離開肖克利半導體實驗室的八人催生出了如今的矽谷。這八個人分别是諾伊斯、朱利爾斯·布蘭克、維克多·格裡尼克、讓·赫爾尼、尤金·克萊納、傑·拉斯特、戈登·摩爾以及謝爾頓·羅伯茨。

qita-1.jpg

圖:“叛逆八人”

按照正常的邏輯,當時擁有如此多大神級人物的肖克利實驗室,應該會成為一個非常偉大的公司,但事與願違。天才都是自信與傲慢的,尤其是自诩比其他人更聰明的創始人肖克利。衆多的天才彙聚到一起,除了碰撞出智慧的火花之外,還有怒火。 

1957年9月18日,這一日被《紐約時報》稱為人類曆史上10個重要的日子之一,“叛逆八人”集體向肖克利提交了辭職報告。這八個人在和肖克利攤牌後,很快就成立了Fairchild半導體公司,就是著名的“仙童”半導體。 

當時隻有29歲的諾伊斯成為這批人的領袖,他們為今後主導矽谷的創業精神搭建了舞台。在領導仙童半導體期間,諾伊斯和他的同道遵循的是平等主義的公司文化,這已經成為矽谷行事方式的一部分。 

狂熱的年代,不甘人下的天才需要屬于自己的舞台,平等主義的公司文化并不能讓這些天才充分展現自我。從1959年開始,就陸續有人從仙童公司“叛逃”出去創業。最後,就連這八人的領袖諾伊斯也與摩爾、安迪·格魯夫離開仙童創辦了後來的英特爾。英特爾是仙童半導體孵化的衆多公司之一。 

這八位天才陸續離開之後,仙童便沒落了,仙童的黃金時代戛然而止,最終逃脫不掉被賣掉的命運。正如吳軍所述: 

雖然諾伊斯采用了非常寬容,并且符合信息時代管理理念的方式在運作仙童公司,但是他和夥伴們有一個根本性的問題無法解決,那就是企業所有權或員工股權問題,甚至連諾伊斯自己後來都不擁有仙童的股權。 

在整個60年代,一方面諾伊斯等人在吸引新鮮血液加入仙童,加入到半導體行業中,另一方面仙童公司的老員工卻不斷地離職,先後創辦了近40家半導體公司。市場上有了這麼多競争對手,仙童的衰落就隻是一個時間問題。 

雖然仙童最終沒有成為像IBM、GE、蘋果這樣的“巨無霸”,但是他的種子撒遍了整個半導體行業,統治半導體江山的終歸是自己曾經的員工,“教會徒弟,餓死師傅”,也算是“死得其所”。 

曆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卻不是簡單的重複。半導體行業的“圈子”總是那麼狹小。到了現如今NB-IoT市場的繁榮,依然需要“叛逆者”去開創。 

“躁動者”撥動NB-IoT芯片風雲 

2018年9月,孔曉骅帶領有着“中年危機”的12人團隊創辦了諾領科技,加入到NB-IoT芯片設計的大軍中,這12人幾乎都有着15年以上的半導體從業經驗。當初這批人聚在一起決定搞芯片,多少有種“我想改變世界”的想法。 

“中年危機”,這是孔曉骅選擇離開工作了14年的高通的原因。他提到的“中年危機”不是所謂的工作危機,而是從充滿興奮的工作逐漸進入“平緩期”,這是任何包括他在内的充滿創造力的人所不能容忍的。 

物聯網時代萬物互聯催生的萬億級市場讓孔曉骅看到了希望,NB-IoT是實現他成為萬物互聯時代參與者的最佳途徑之一,而不是旁觀者。 

與老東家高通相比,孔曉骅認為創業公司做NB-IoT芯片有一定的靈活性優勢,能夠在物聯網市場上給客戶提供個性化、小而美的産品。在一些細分、垂直領域,傳統的手機芯片廠商,比如高通、華為等很少會專門為某個應用領域做優化開發。大公司往往不會也不适合在某個細分領域“量體裁衣”,他們在成本和适用性方面不具備競争力。 

在2019世界移動通信大會期間,諾領科技發布其首款為物聯網打造的全集成NK6010 SoC 芯片。該芯片針對智能城市、資産跟蹤器、可穿戴設備和運輸管理等物聯網應用場景,比如智能電表、工業傳感器等。

NK6010 SoC是目前工業界最高集成度的NB-IoT芯片,并支持所有NB-IoT頻段,面向全球主要運營商。 

“中年危機”與“我想改變世界”是諾領科技造芯團隊的執着與情懷。 

2013年9月,北京智聯安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成立初期以研發各類行業定制芯片為主,但團隊在4G LTE通信芯片領域有很深的技術積累,一直在積蓄力量尋找業務突破機遇。2016年底,NB-IoT标準剛剛凍結的時候,智聯安就将主營業務搬到蜂窩物聯網通信芯片上來,選擇了NB-IoT芯片。 

同國内多數芯片創業公司一樣,智聯安創始人呂悅川與錢炜是來自清華的校友。盡管芯片創業難度巨大,但是呂悅川十分樂觀,他認為,創業公司的優勢在于專注,小公司做減法,大公司做加法。

小公司能将某一性質發揮到極緻,而大公司為了能讓産品被更廣泛地應用,往往追求大而全,在物聯網細分領域并不占優勢——經驗往往也是它們的包袱。 

曾經的經曆,讓智聯安對創業公司“加減法”理念運用得十分娴熟, 2018年9月,智聯安成功推出面向低功耗廣域物聯網的NB-IoT終端通信芯片MK8010 。據了解,這款芯片16年就已經立項了,為何18年才推出? 

說起來,這款芯片的誕生曆程可謂頗為曲折。2016年NB-IoT标準凍結後不久,智聯安就搶先做了原型機的開發,按進度,2017年該産品就應該正式推出,結果卻晚了半年。這是因為一個能用的物聯網芯片和一個好用的物聯網芯片差别巨大。 

當時,該芯片在通信層完全達到标準,但是在功耗和功能等方面并沒有達到公司的嚴苛要求。所以智聯安從“加減法”入手,重新制定了芯片的規格,在通信側上做減法,減掉了很多不必要的存儲器等資源,實現降頻。在應用側和産品側做加法,增加超低電壓和open mcu功能。

最終,該産品于2018年9月份成功推出,并且是第一波能夠完成模組廠商導入和運營商測試的廠商。 

做好“加減法”,開始的慢是為了将來的快,一步一個腳印,這是智聯安六年來積累的造芯經驗。 

被稱為“中國矽谷”的張江高科技園區必然少不了NB-IoT芯片企業的足迹,2017年,芯翼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簡稱“芯翼信息科技”)和上海移芯通信先後在上海張江成立。 

芯翼信息科技創始人團隊大多是海歸派,并期望趕上這一波“中國芯”熱潮,讓自己的技術能夠真正幫助産業,順便實現個人夢想。芯片國産化的需求,加上華為主推NB-IoT的際遇,結合團隊自身情況,芯翼信息科技選擇了NB-IoT作為造芯的切入點,并采用CMOS PA集成技術。 

NB-IoT芯片自帶了PA,既可以保障性能,又能降低客戶成本,同時芯翼信息科技要做的NB-IoT芯片是物聯網市場的通用SOC。 

創始人肖建宏博士十分低調,具備大多數技術人員的“實幹”品質。在公司提倡“just doit”,“直接幹起來,不那麼猶豫,踏踏實實的把産品做好,把事情做成。”這是他常挂在嘴邊的話。 

2018年6月,芯翼信息科技發布了“全球首顆”集成CMOS PA的NB-IoT系統單芯片XY1100。今年3月,XY1100完成量産芯片驗證,進入硬件量産狀态;今年6月26日,在2019 MWC上海展會期間,芯翼信息科技宣布XY1100 NB-IoT SoC進入量産階段。 

“以芯為翼”、“Just Do It”,是芯翼信息科技團隊踏實肯幹的創業作風。 

2017年5月份成立的上海移芯通信核心團隊主要來自于Marvell和展訊,創始人劉石可謂經曆豐富,曾經在華為、展訊、Marvell帶過團隊,積累了相當豐富的行業經驗,是通信和芯片全系統專家。 

回歸NB-IoT廣覆蓋、大連接、低功耗本身的功能上,“做到極緻”,這是移芯通信秉持的理念。 

在今年的MWC上海展會期間,上海移芯通信發布了其最新NB-IoT單模芯片——EC616。目前EC616已開始小批量出貨。 

“NB-IoT産業的發展有賴于模組價格的降低,隻有當NB-IoT價格低于2G,NB-IoT才能真正普及”,上海移芯通信創始人劉石如此認為。據悉,基于EC616的模組當前售價可以降至15元,除了成本,NB-IoT本身的超低功耗、低時延等特點一直是移芯通信創新研發的重點。 

“回歸産品本身,根據市場進行産品規劃”。上海移芯通信的“中國芯”之路走得很明确。 

NB-IoT的“躁動者”遠不止于此。 

2015年ASR成立于上海張江高科技園區; 

2016年5月創新維度在北京海澱創業園成立;

彙頂科技在MWC2018期間宣布正式進軍NB-IoT領域; 

…… 

qita-2.jpg

圖片來源:物聯網智庫報告研究組

“叛逆者”也好,“躁動者”也罷;“我想改變世界”、“加減法”等上述NB-IoT芯片創業及發展理念必然要符合曆史進程。新時代,角逐NB-IoT芯片的相關企業,一定離不開這四個客觀形勢: 一如既往的政策支持; 沒有斷層的人才儲備; 穩定利好的國際形勢; 強烈的大國芯片情懷。 

 長歌未盡

萬事俱備、東風已來。2017年,NB-IoT正處于風口浪尖之上。 

2017年6月,工信部下發《關于全面推進移動物聯網(NB-IoT)建設發展的通知》通知要求:到2017年末,我國NB-IoT基站規模要達到40萬個,到2020年,我國NB-IoT基站規模要達到150萬個,實現對于全國覆蓋。 

這則公告,引起了業内各方的高度關注,為NB-IoT規模發展提供了方向,也顯示了中國發展NB-IoT的堅定決心。 

為了完成上述目标,三大運營商響應迅速,積極部署。截止到2018年9月,中國電信開通的NB-IoT基站數已擴展到40萬。中國移動目前已實現約348個城市NB-IoT連續覆蓋和全面商用。2018年5月,中國聯通實現30萬NB-IoT基站商用。 

2017年6月,中國電信推出了全球首款NB-IoT套餐,一改以往按照流量計費的方式,創新性地按連接次數計費。數月後,中國移動也向外界發布了其NB-IoT資費,包括20元和40元兩檔的包年資費。不過,在實際商用過程中,這些資費都有較大幅度的折扣,甚至低至用戶可以忽略的成本水平。 

曾經因“成本高”而背鍋的NB-IoT模組,如今已逼近2G模組成本。 

運營商對NB-IoT模組集采招标的規模也越來越大。 

2017年9月,中國電信50萬片NB-IoT模組“宇宙第一标”開啟,12家模組廠商參與招标,最終招标結果揭曉:高新興物聯獨家中标。 

本次招标中國電信期望能夠引導産業鍊将模組價格降至5-6美金,因此承諾為中标廠商提供每片30元的補貼,且選擇一家中标企業發揮規模效應,最終中标價為含稅36元/片。 

2018年8月,中國聯通300萬片NB-IoT模組招标結果發布:有方科技、骐俊和高新興物聯等5家廠商分享了全部份額。本次招标的限價最終定格在35元/片,時隔僅僅一年時間NB-IoT模組便從70元左右降至了35元以下,基本達到了此前NB-IoT标準制定初期5-6美金的預期目标。 

2018年11月,中國移動500萬台NB-IoT模組招标項目中,中标廠家增加至9家:高新興物聯、廣和通、有方科技、移遠、骐俊等模組企業位列其中。本次招标雖未限價,但最終結果是最低中标價不足20元,進一步逼近2G模組價格。

qita-3.jpg

圖:三大運營商NB-IoT模組集采招标

曾經有觀點認為NB-IoT未能出現爆發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成本太高,這一原因往往落到模組的頭上,然而如今NB-IoT模組已低至可以和2G模組較高下的時刻,可見模組成本已不再是NB-IoT發展的瓶頸。 

如今,三家運營商已完成90萬以上NB-IoT基站商用,我國已建成全球最大的NB-IoT網絡,網絡優化和深度覆蓋将是下一步布局重點。伴随着網絡深度優化的,NB-IoT的應用将從三表擴展到國民經濟的各行各業之中。 

智慧新城——以NB-IoT之名 

2017年的NB-IoT風口,締造了一座“智慧新城”——江西鷹潭。成功者的經驗總離不開“天時、地利、人和”,鷹潭智慧城市的建造也是如此。

qita-4.jpg

圖:中國·鷹潭移動物聯網産業園

發起建造鷹潭智慧新城的市委書記曹淑敏是一位專家型管理者。在主政鷹潭之前,曹淑敏曾擔任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的院長,是國内通信業、互聯網、物聯網等領域少有的頂級專家。

“我的專業,我說了算”,專家型的管理者普遍務實創新,資深的專業水平讓曹淑敏敢為人先,走出了“萬物互聯”堅實的一步。 

在通信專家曹淑敏的推進下,2017年中旬,三大運營商在鷹潭建成并開通了900多座NB-IoT基站,覆蓋了整個鷹潭地區,基站覆蓋率全國最高,上規模應用達到了15個。 

2018年初,鷹潭NB-IoT水表已有7萬台上線,成為全國首個全域應用智能抄表城市。除了智慧水務,智慧停車、智慧路燈、智慧農業、智慧煙感、地下電纜監測等NB-IoT應用全面開花,截止2018年3月,鷹潭NB-IoT連接數已超過10萬,且建成移動物聯網聯盟和物聯網産業園,并孵化出多家本地物聯網企業。 

在搶先享受新技術帶來的便利的同時,必然也會為一些早期“bug”買單。這些“bug”包括在同一區域中安裝不同終端,規模終端同時連接時,存在無法同時上線等問題,并且同一基站下的不同應用場景之間會相互影響以及下行控制的成功率不高等等。 

這次鷹潭智慧新城“内測”過程中出現的“bug”被順利解決, 讓NB-IoT日後的規模化應用更加順暢。 

鐵打的NB-IoT,“流水”的明星應用 

“站在風口上,豬都可以飛起來”,雷軍的這句話被衆多創業者奉為圭臬,但是“雷布斯”的後半句“長出一個小翅膀,就能飛得更高”卻鮮有人提及。 

2017年可稱得上是“共享元年”,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共享充電寶、共享雨傘等等紛紛亮相,其中最火的要算共享單車。共享單車的火爆則不僅帶來了各種運營與監管難題,也讓NB-IoT直接進入到大衆的視野。 

然而,“共享”的風口還未等到長出小翅膀,就“摔死了”一大片入局者,其中的典型就是有望引爆NB-IoT海量連接的共享單車。 

2017年2月份, ofo 宣布與中國電信、華為達成合作,三方将共同研發基于新一代物聯網 NB-loT 技術的共享單車智能解決方案。中國電信将為 ofo 提供國内覆蓋最廣的無線網絡資源,華為将為 ofo 提供 NB-IoT 芯片,并提供網絡技術支持。 

四個月後,這三家企業聯合研發的NB-IoT 物聯網智能鎖正式推出,并全面啟動商用。這是NB-IoT物聯網技術在移動場景的首次商用,也标志着醞釀近20年的物聯網技術儲備迎來了真正意義的規模化應用場景。 

當時意氣風發的ofo小黃車聯合創始人薛鼎向公衆表示,“ofo小黃車是物聯網時代最具代表性的應用場景。ofo把無樁共享模式與物聯網結合,讓單車成為服務和數據的入口,并成為萬物互聯的第一個突破口。”站在當下,回想那時,何嘗不是NB-IoT的高光時刻。 

另一共享單車巨頭摩拜則在2017年的5月份的國際無線标準化組織3GPP工作組會議上,推出了最新采用NB-IoT技術的摩拜單車。 

并且,摩拜還與四川移動、華為在NB-IoT創新等領域達成戰略合作,打造NB-IoT産業園區,推進窄帶物聯網共享單車市場的發展。 

風口來的快,去的也快。随着共享單車的黯淡收場,NB-IoT寄托在共享單車上移動場景的“明星應用”也回歸理性,現在大街上運行的共享單車大部分依然主要采用2G連接。

共享單車的挫敗,有其自身行業屬性的問題,但并不代表NB-IoT的挫敗,NB-IoT在其他行業依然不斷滲透。水表、燃氣表等表計行業仍舊是NB-IoT最大規模應用的領域。 

除此之外,NB-IoT已經在消防、智能門鎖、電動自行車防盜、共享白電等行業迎來規模化的連接,創造出一個個“明星應用”。根據華為的數據,截止2019年5月,NB-IoT連接數已達4500萬,其中表計、電動車、煙感、白電等應用已超過百萬,有望今年年底沖擊千萬級連接。 

風口過後,回歸現實;市場指導,良性發展,正是NB-IoT現在以及未來所走的路,這條路的順利通行有賴于: 運營商網絡的持續部署及優化。 更多創新應用場景的挖掘。 殘酷洗牌下從業者的頑強堅持。 

尾聲 

2009年8月7日,時任中國總理溫家寶在視察無錫物聯網産業基地時發表了重要講話,開啟了中國物聯網發展的新紀元。光陰似箭,如果從那時開始算起,中國物聯網的曆程恰好走過了整整10年。 

下一個10年的發展速度,必然比我們的想象要快得多。因為NB-IoT商用化隻用了3年的時間便走過了其他通信标準10年的路程。 

在不久前的7月17日ITU-R WP5D#32會議上,中國正式向ITU(國際電信聯盟)遞交了IMT-2020(5G)候選技術方案,并獲得了ITU的接收确認函。

這個方案,常被稱之為5G無線空口技術(RIT)方案。該方案包括兩個部分,一個是3GPP新空口5G NR,另一個便是今天的主角NB-IoT。 

ITU定義了5G的三大應用場景,作為5G指标的參考目标。也就是說,真正的5G,必須具備這些場景的應對能力。三大場景,分别是eMBB、uRLLC和mMTC。

 eMBB:enhance MobileBroadband,增強型移動寬帶。

uRLLC:ultraReliable & Low Latency Communication,超高可靠超低時延通信。

mMTC:massiveMachine Type Communication,海量機器類型通信。 

其中,mMTC就是針對物聯網連接的技術指标,中國這次提供的RIT方案中涉及的NB-IoT技術,完全具備了平滑升級後融入5G網絡的基礎條件。當前的确可以認定NB-IoT就是5G網絡标準之一,隻不過專屬于物聯網海量連接領域。 

2020年的6月,在WP5D#35會議上,ITU将正式宣布最終的5G技術方案,也就是最終的5G标準。屆時,NB-IoT将正式獲得5G“身份證”,未來可期! 

最後,用比爾蓋茨的一句話來形容當今的NB-IoT :人們總是高估了未來一到兩年的變化,低估了未來十年的變革。三年時間,NB-IoT即完成商用化進程,那麼七年之後能達到何種程度呢?我們無法想象也無法預估,但可以笃定,5G引領下的NB-IoT以及整個物聯網産業将徹底改變我們的世界和我們的生活。

本文已标注來源和出處,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

作者:于三人 來源:物聯網智庫

上一篇: “智慧消防”守護杭州文保單位
下一篇: 2019年中國智能家居産業鍊分析一覽
返回首頁 | 産品世界 | 下載中心 | 聯系我們 | 站點地圖 | 阿裡店鋪 | 天貓旗艦店 | 加入海曼
Copyright © 深圳市海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粵ICP備06020500号 Sitemap Archive

服務熱線:

181 2392 8516

關注海曼微信